扎哈事务所激活老护城河原来建筑大师们设计过如此带感的「城市广场」!

Eleftheria 广场为首都中心重新定义全新公共广场,古老的护城河通过本次重建与城市现有结构产生连接,原本被割裂的新、老社区也由此融为一体。

扎哈事务所为塞浦路斯首都——尼科西亚奉上新作,Eleftheria 广场成为首都新老社区统一的“催化剂”,一个重新聚集居民的重要集会空间,使新、老社区也产生连接。

除此之外,很多著名的建筑大师也都参与过旧广场的重建和改造,来自挪威的Snohetta为赫尔辛基构建出“多孔新城市街区”;藤本壮介公布了作为海口公共艺术项目驿站之一的公共展亭;BIG为伦敦退役电厂重建公共广场;FOSTER + PARTNERS则用一叶反光不锈钢板为马赛老港口撑起一片亭子……

扎哈·哈迪德建筑事务所为塞浦路斯首都——尼科西亚奉上新作:Eleftheria 广场。

尼科西亚在中世纪时,出于防御需要始建城墙,后来威尼斯人占据之时,在16世纪对其进行了大规模重建,界定出首都最古老城区的边界,由此,新、老两个不同社区被分开。

Eleftheria 广场可谓位于尼科西亚中心位置,毗邻威尼斯城墙和环绕城市的干护城河。扎哈团队希望借由本次设计,从城市规划的层面进行思考,将该广场作为首都新老社区统一的“催化剂”,成为一个全新的重要集会空间,重新聚集居民,让新老社区产生连接。

设计师对老护城河,包括原本人们无法进入的区域进行改造,利用市民广场、花园、棕榈树长廊等重塑区域面貌,让护城河摇身一变成为城市“绿带”。

新的公共空间由此诞生,项目沿着古城墙延伸,环绕尼科西亚,重新连接了原本新老分裂的社区,使其成为一个整体。

Eleftheria 广场的设计改善了护城河原本的地形,并在其上创造了一个新的桥梁,与周围的街景相融合,建立了与现有城市结构的直接联系。

事务所通过对古代防御工事的不规则形式进行三角测量来建立 强度 点,形成了护城河上桥梁的流动几何形状,并确定了新公园内的座位、花坛或水景。

花岗岩材质传达出一种永恒的稳固性,而花岗岩板之间的开放缝隙则成为了一个被动的雨水排放系统,使护城河内新种植的树木能够自然地平衡地下水位,减少对中世纪城墙地基的侵蚀。

作为尼科西亚最大的市民广场,Eleftheria 广场主要用于节日庆祝及举办公共活动;上层桥梁和支撑柱由混凝土制作而成,其雕塑形式确保了在地震突发状况下的结构完整性,每个柱子的底部都可以变形为座位。

重建工程还包括广场内的两个咖啡馆和在 Omirou 大道上有一个入库坡道的新地下停车场。广场内的楼梯和电梯直接连接到索洛莫斯广场的巴士总站。

Snøhetta赢得重新设计赫尔辛基Eliel和Asema广场的竞赛,项目毗邻历史悠久的火车站。

借由本次项目设计,将成为一个充满活力的中心枢纽。新的公共空间也将为地区振兴带来源源活力。

本次设计竞赛中,Snøhetta建筑事务所提交的“Klyyga”方案令其从众多对手中脱颖而出。

“Klyyga”在当地语言中,意思是“交叉”,延伸为交汇点之意。设计团队利用这一提案在广场和城市现有街区间,增加了一个新的连接层。

设计提案旨在构建一个“多孔的新城市街区”,促进多样化的室内和室外活动,为赫尔辛基增加绿色流动性的战略做出贡献。

该提案还包括创建一个混合用途的建筑,与历史上的伏尔塔瓦建筑建立对话。新的结构具有混合木材结构和花岗岩覆盖的外墙,与邻近的火车站材质相呼应。

Eliel和Asema广场将成为一个更有活力、更令人兴奋的目的地,新建筑将集办公、酒店、零售空间和文化设施于一身,休憩、工作和娱乐功能兼备,人们正期待更多项目细节的披露。

据悉,项目将把可持续发展原则贯彻至细节,包括材料的使用、选择,能源的收集和再利用,以及墙体设计等。

藤本壮介公布的‘海口滨海公共展亭’方案于今年春季开始建造。该建筑是“海口·海边的驿站”大型国际公共艺术项目之一。

“海口·海边的驿站”以“自然·共生·未来”为理念,邀请全球炙手可热的一线建筑师和艺术家共同参与,跨界携手,创意设计多个形态不一、 功能多元、风格迥异的艺文主题的服务性驿站,联动形成一组海边带状地标建筑群。

“海口·海边的驿站”大型国际公共艺术项目选址在海口湾片区和江东新区,其中在海口湾 19.6 公里长滨水区域布局 7 个驿站,在江东新区未来 CBD 外 12.5 公里长的海岸线 个驿站。

藤本壮介设计的建筑由延绵起伏的圆环屋顶构成,在城市与海之间创造出一片“天空之山”。坚固的构造隐于灵动的建筑曲线中,轻柔如云朵,变幻如天空。到访者可沿着起伏的屋面,行走在建筑上方,一览滨海迷人风景。

藤本接受采访时说:“我去过海口好几次,我真的被这个地方的历史、自然和美丽吸引住了。”

参与本次公共艺术驿站项目的建筑师/机构还包括:比亚克·英格尔斯、隈研吾、恩加 德·萨塔布汉德、帕特里克·舒马赫、斯坦法诺·博埃里、托马斯·赫斯维克、韦尼·马斯、刘家琨、马岩松、朱小地、郑载澔、刘硕、栗若昕;艺术家/组合:安尼施·卡普尔、坂本龙一、沈 伟、金守子、林天苗、雪松、杨福东、张培力、AHA 组合。

伦敦南部有一处发电站,1933年经过外部装修后重新开放,但自1982年以来一直关闭。BIG赢得该退役电厂公共广场的设计竞赛。由Rafael Viñoly, FAIA领导的整个重建项目预估需要80亿英镑。

为了向开发商SP Setia致敬,该项目被命名为马来西亚广场。设计的灵感来自于这个异域国家的自然景观,其特点是层层叠叠的台阶,将低层的主要公共空间与上面的电站入口连接起来。分层设计还提供了两座人行桥和一座公路桥,横跨公共广场的 城市峡谷。

广场的形式让人联想到东马来西亚沙捞越Gunung Mulu国家公园中的洞穴。广场材质将使用石灰石、花岗岩、大理石、砂岩、砾石和白云岩(所有的石头类型皆出自马来西亚地质),以及旧发电站的一些回收材料。

比亚克-英格尔斯说:项目如同一块充满文化表达可能性的城市画布,景观、建筑、城市化和媒体设计在这里得到和谐统一“。

我很了解马赛的港口,它是一个真正的大空间。这个项目给我们很好的机会,可以用非常简单的方法来加强它——一个大型的亭子,为活动、市场和特殊场合服务。我们的方法是与气候合作,制造阴凉,但同时也尊重港口原本的空间,一切都是为了让它变得更好。

马赛的旧港是地中海的大港口之一,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地方已逐渐丧失功能,行人也很少来,与城市生活隔绝。本次旧港再生的总体规划将使码头重新成为一个公民空间,为表演和活动创造新的非正式场所,并消除交通障碍,创造一个安全的、半步行的公共领域。

本次改造采取了使用非常简单的手法,空间被加强。在港口东边的Quai des Belges,一个引人注目的反光不锈钢叶片将为一个灵活的新活动亭子提供庇护。亭子四面开敞,46×22米的顶棚由细长的支柱支撑。顶棚抛光的镜面反射了港口及周边的影像,并向边缘逐渐变细,使其轮廓减小,降低了结构的视觉影响。

码头将作为全新的公共空间重新开放,港口与城市从此重新联系起来,以前在码头两旁的船屋和配套设施已被移到水上的新平台。

港口周围的步行区被扩大,机动车辆交通将在未来几年逐渐减少,以提供一个安全的、可延伸到水边的步行环境。

Foster + Partners的设计主管Spencer de Grey表示:我们的目标是让所有人都能进入老港口。改造后的项目是对马赛人民的热情邀请,让他们再次享受和使用这个盛大的活动和庆祝空间。新的亭子看是对周围环境的反映,与此同时它的轻质钢结构又保持了对本地肌理最小的干预,在地平线上看起来它像一条简单的银线,但它带来了一个新的焦点,提供了庇护,并在这个对城市非常重要的一年里创造了一个表演场所。

Nendo为日本奈良县天理市的公共车站广场做了总体规划设计,这也是他们首都涉猎公共空间领域。

乍看起来,像是大型广场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白色圆盘”,有的正放、有的倒放,形成一系列十分有趣的体验空间。

6000平方米的空间含有各类功能配套:自行车租赁、咖啡厅、商店、户外舞台、会议室等等。旨在振兴当地社区,提供活动场所、休闲设施,传播当地旅游信息,增强吸引力。

这个车站广场名为“CoFuFun”。奈良天理地区,自古以来是日本古坟分布的重点之地。“cofun”(读音)日语里是“古坟”之意;“fufun”在日语里指快乐而无意识的嗡嗡声。因此,“CoFuFun”这个名字是将日语里两个词结合而来。

此外,CoFuFun也带来了“ co-”的“ cooperation”和“ community” 象征着合作、社区、共同以及乐趣,这样,来广场参观的外国游客也能以同样的方式理解它。

项目进行时,先让预制混凝土模具在工厂做好,然后运到现场组装拼接。这样的做法在不使用柱或梁等结构的情况下,创造出大量公共空间,不仅如此,基于圆形结构的平衡属性,很大程度上也保证了建筑的稳定性。

为了减少不同功能空间的互相干扰,Nendo细心对区域进行了划分,各个圆盘被设计在不同的高度区间。儿童游乐场,休息室和阅读学习室,以及可用于音乐会或公开演出的舞台各得其所。

城市不断发展,对于公共空间的需求亦会加快。如何保留场地原有布局肌理,呼应周边建筑体量和建筑风貌,又以现代眼光赋予场地新生,打造出全新的人群聚集地?这是每一位建筑师都会面临的挑战。

唯有不断探索改造的方式和设计方法,才能找到越来越佳的解题思路。也许就像一位设计师曾经说过的,你以人为本,坚持为人和空间做设计,才能得到以人为本的建筑,并为使用者带来更多的主观幸福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